• 免费不卡人妻无码中出,女女同性av片在线观看免,18禁爆乳美女露出奶头
  • 1944年苏联谍王佐尔格被杀日本情人为其守墓55年死后两人同眠

    发布日期:2022-09-22 12:2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    东京西部的多磨町,有一座刻着“理查德·佐尔格”的墓碑。这座花岗岩制成的墓碑旁,还有一座黑色大理石石碑,上面刻着“苏联英雄理查德·佐尔格”和“妻石井花子”。

      佐尔格墓碑上写着这样的一段话:“这里安息的是一名为反对战争、保卫世界和平而献出生命的英雄。”

      这位可敬的英雄,于1944年被绞死在巢鸭监狱。他的日本情人石井花子,在日本战败后花了整整四年在荒野墓地里寻找他的遗骸,最后更是倾其所有,定做了一座花岗岩的石碑。

      石井花子还用佐尔格的一小块金牙,制作了一枚订婚戒。从此她成为了佐尔格的“妻子”,每年都来为佐尔格扫墓,直至最后,躺在佐尔格的身侧安息。

      然而这位苏联英雄,直至死后的第二十年,才重新引起苏联的注意,并且为他追授“苏联英雄”的称号,授予“金星”勋章。

      理查德·佐尔格,出生于1895年10月4日,他小时候一直住在俄国高加索巴库油田附近的阿基堪德镇。

      父亲阿道夫·佐尔格是德国石油钻探设备专家,母亲尼娜·西缅诺娃·科别列娃是一名普通的俄国妇女。

      在佐尔格三岁的时候,他的父亲带着一家人迁往德国,定居柏林郊区。自小,佐尔格就对自己有着一个认识,他与常人有一个不同之处,那就是他深深记得自己是出生于南高加索。

      佐尔格的母亲常常给他讲其伯父,弗里德里希·阿道夫·佐尔格的故事。这位伯父是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好友,还是国际工人运动的领袖,一直在为大众的幸福作斗争,直至被判处死刑也从未动摇过。

      这位未曾谋面的伯父,成了佐尔格最为敬佩的人之一,在他年幼的心灵,烙下了深深的印记。

      十九岁时,佐尔格放弃了高中学业,反而加入了德国陆军,参加一战。惨烈的战争中,佐尔格失去了三根手指,一双腿因为受伤,从此行走都变得微跛。

      他被提升为下士,获得了一枚珍贵的二级铁十字勋章,可是他的内心却充满迷惑。

      “这场战争是毫无意义的,它无缘无故地留下了遍地废墟。双方都有数百万人伤亡。而且谁也无法预见,究竟还有多少人会遭遇同样的厄运。”

      在佐尔格负伤疗养,心灵倍感困惑的同时,他遇到了他第一任妻子,当时疗养医院里的一名护士。佐尔格通过女友父亲的影响,开始接触了一些著作。1916年的10月,他就学于柏林大学经济系,同时还秘密接触一些社会主义组织。

      1918年1月,佐尔格正式退役,并加入了德国独立社会。次年八月,他在汉堡大学取得了政治学博士学位,同时还加入了德国,担任秘密交通员。

      6年后,他来到苏联,定居莫斯科,并且加入了苏联国籍和苏联。他的第一任妻子无法适应这边的生活,最终两人选择离婚。

      1928年7月,苏联情报部部长别尔津招用佐尔格,并将其训练为一名合格的特工。后来佐尔格成为了红军总司令部4局中的一员。为了遮掩身份,佐尔格于1929年11月回到德国,加入纳粹党,找到一份在报社的新工作。

      1930年,在上海,出现了一位西装革履,风度翩翩,学识渊博,却有些跛脚的西方男子。这个人正是佐尔格。他率先拜访了德国总领事波尔希,转达了柏林方面对他的问候。

      波尔希极其喜欢这个对中国金融、农业、社会问题有所研究的德国学者,便安排佐尔格去往南京,结识一批重要官员。

      在南京,佐尔格身上一战时所负的伤和所得的勋章,成了他拉近德国军方人员最有力的武器。

      德国军事顾问团的上校、科伦贝格男爵对佐尔格大加赞赏,并为他引见了政府军政部的何应钦、外交部部长王正廷,佐尔格甚至还见到了蒋介石。这些都使他的名字迅速在中国上流社会里传开。

      明面上,佐尔格是个风流不羁又热爱享受的纳粹党徒,背地里,却是“拉姆扎情报小组”的领袖。无人胆敢怀疑这位来自德国的学者,竟流着苏联赤色的血液。

      佐尔格在上海,有着两组情报来源,分别是国际组与中国组。国际组是为共产国际即苏联方面搜集情报。中国组是为中国服务,成员都是中国人。

      其中有几个成员,还是周恩来亲自介绍给佐尔格,如张文秋与章文先。到了1932年,佐尔格以上海为中心的情报网,甚至发展到近百名成员,拥有多个地区站点。

      其中有一个较为特殊的人,她并非组织中的人,却曾出现在“拉姆扎情报小组”的秘密会面地点。这人便是美国女记者:史沫特莱。

      在对方的帮助下,佐尔格认识了许多中国的先进人物,例如鲁迅等人。佐尔格在中国,也做过许多影响战局之事。

     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,他便亲自冒险前往东北调查。到了次年1月后,日军扩大战局,战火蔓延至上海。佐尔格积极地奔走于各个战地,为中国传递了许多关于日军的重要情报。

      佐尔格在中国的积极活动,引起了的怀疑。为此,他不得不于1932的11月离开中国,暂时先回到莫斯科,等待适当的时机前往日本。

      根据苏联档案中披露的信息,佐尔格在1930年至1932年期间,传递了597封情报急电至莫斯科,其中有335份与中共有着密切关系,直接传递给中央特科和中国红军。

      佐尔格在中国的生活,让他对中国产生极其深厚的情感。后来佐尔格在日本活动,也时刻牵挂着中国。

      在1937年,他曾从日本赶赴中国,记录下日军在南京犯下的罪行,成为珍贵的现存资料之一,在国际上也为当时的中国赢得不少的同情。

      1933年9月,出现在日本的佐尔格,手中有着纳粹新闻界要人写给德国驻日大使迪克森的特别保荐信,以及日本驻美国大使出渊胜次写给日本外务省的特别介绍信。

      这样的身份,本就让他在日本大受欢迎。更何况,佐尔格还通过昔日好友的前妻,认识了对方现任的丈夫,德军驻日观察员奥特中校。

      这位奥特中校正为自己要发往柏林的观察报告感到忧虑,而这位在柏林备受关注的东方问题学者佐尔格对他来说,无异于是天降奇人。

      佐尔格绞尽脑汁地帮奥特写出高质量的观察报告,让奥特一跃成为日本问题专家,更是晋升为驻日使馆上校武官,后又晋升为少将,成为驻日全权大使。

      奥特对佐尔格感激不尽,不仅带着佐尔格出入各处军事禁地,还将一切机密都向佐尔格开放。

      佐尔格获得情报的信条有二:不撬保险柜 ,但文件却主动送上门来;不持枪闯入密室,但门却自动为我打开。

      这是由于他在德国生活的经历和他个人极富魅力的性格,让他成为日本上流、德国高层中的宠儿,不动声色地获取大量机密情报。

      在日本,佐尔格组建了新的“拉姆扎情报小组”,里面有新加入的成员,如武凯利奇,也有曾经的旧相识:尾崎秀实。尤其是后者,为佐尔格在日本获取情报,提供了非常大的帮助。

      但是这位社交界的宠儿,情报专家,却在1942年6月22日,当着日本情人石井花子面痛哭流涕。

      石井花子回忆着那天,她说,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这个硬汉失去自制力,哭得撕心裂肺。佐尔格还用石井花子听不懂的外国话喊着什么。

      而那一天,正是德军攻入苏联的时间。这位来自南高加索的男人,为他心中的祖国,正痛苦地流下眼泪。

      可能是苏联刚刚与德国签订了条约,认为德国不会贸然破坏两国的关系,又或者是佐尔格在日本太过受欢迎,得到德国军界的保护,让苏联开始怀疑佐尔格的身份,认为他有可能是一个双面间谍而轻忽了他的情报。

      他最终只能看着自己的祖国遭到无情地蹂躏。在异国他乡,他只敢在不通语言的日本人面前,嘶吼出内心痛苦的话语。

      那一天佐尔格代表“拉姆扎情报小组”,给千里之外的祖国送去一封电报:“值此困难时期,谨向你们致以最良好的祝愿。我们全体人员将继续在此坚守岗位。”

      1941年6月26日,佐尔格收到了苏联总部给他的回电,让他将小组名改为“伊森”,并着手调查,日军是否会趁机在远东地区对苏联展开攻势,使得现在的苏联遭到德、日军的两面夹击。这同时也是目前苏联极为关注的事情。

      曾任日本首相秘书,此时是“满铁”东京分社顾问的尾崎秀实,为此特意冒险前往中国东北,亲自深入调查日军的军事基地。

      尾崎秀实探听来的情报,与佐尔格在奥特处得来的日军动员情报相结合,佐尔格做了一个大胆的判断,日本将会对英美宣战,南下进攻东南亚国家。

      虽然近日有日本同美国谈判,德军不断催促日军北上进攻苏联的消息。从这些看来,北上进攻苏联的可能性很大,可日本的征兵和调动速度都十分缓慢,像是在拖延什么。

      而这些资源在东南亚最为丰富。冰天雪地还未开发的西伯利亚,即便被日本攻下来,也无法满足日本现在对资源的需求。

      佐尔格决定向苏联发出电报:苏联远东地区是安全的,日军不会发起进攻;相反日军会对美国宣战。而这封电报,也是他一生中最后一封,同时还是最为重要的一封电报。

      这封电报,让苏联将本来用以预防日本,将要部署在远东的11个步兵师和坦克师,共计25万人全部调往莫斯科,参加与德军的作战。

      佐尔格在日本的行动,早已引起了日本特高科的注意。他的情人石井花子,曾经遭到东京警察厅的盘问。

      但佐尔格并未慌张,反而故作镇定,大胆而礼貌地批评警察厅打扰了一位盟国朋友,日本警察厅只能赔礼道歉。

      因为明面上,佐尔格是在德国军界极受欢迎的人物,更是驻日大使奥特的座上宾。

      日方并未放弃对佐尔格的调查,他们通过1939年逮捕的日本伊东立的这条线索入手,通过他身边的管家青柳喜久代,找到了北林智子。

      而北林智子在刑讯中无意提到的宫木,即佐尔格情报小组的一员,立刻就引起了日方的注意。遭到酷刑的宫木,陆续招供了佐尔格及其情报小组的其他成员。

      1941年10月14日,尾崎秀实暗中遭到逮捕。佐尔格接到警告,说日方已经准备抓捕他了。他收到纸条后,却并没有烧掉,只是丢弃一边。

      这张小小的纸条,被监视和尾随他的秘密警察拾到,成为控诉他的有力证据之一。1941年10月18日,佐尔格在石井花子家中被逮捕,情报小组中的其他成员也陆续被抓。

      奥特接到佐尔格被逮捕的消息时,情绪非常激动。他不肯相信自己推心置腹,交往亲密的好友会是一名间谍,觉得是日本特高科在挑拨德日关系,还找日本外相东乡大发脾气,之后他特意前往监狱探视佐尔格。

      而德国中央安全局派驻东京的毛森格上校,也公然宣称佐尔格是他永远的好友,他会将日本特高科砸个稀巴烂。

      只不过最后佐尔格被确认是一名间谍,并且是一名者,这让德国官方一片哗然。佐尔格一直被监禁在巢鸭监狱之中。

      但是佐尔格和他的情报小组依然在战斗。部分成员为了避免受不了刑讯供出同伴,选择自我了结。甚至还有人两次试图自杀,来保护未遭到逮捕的成员。

      在监狱中,深知时日无多的佐尔格,曾经发出一句感叹:“我愿与麻雀为伍,在西伯利亚的上空飞翔!”

      这名出生于南高加索的男子,一生中有许多时间是在外乡漂泊,甚至死后也无法回归故土。可是他却仍然视那里为故土,永远流动赤色的血液。

      到了1944年11月7日,这对于佐尔格来说是一个极其特殊的日子。11月7日,是苏联十月革命的纪念日。他却要在这一天,在异国他乡永远沉睡。

      临行前,佐尔格大声高呼“世界万岁!”而他的挚友尾崎秀实,也在同一天慷慨就义。

      日本战败后,他的情人石井花子就跑到巢鸭监狱探听他的消息,却得知在一年前佐尔格就被秘密绞死。

      这位忠贞的日本女人将佐尔格视作丈夫,亲自替他收敛尸骨,更是年年为他祭拜扫墓,持续55年。2000年时,她躺在这个男人的身侧,作为妻子与他同眠。

      在1957年时,法国导演伊夫·西安在日本生活时,得知了佐尔格的故事,将其拍摄成为电影《你是谁,佐尔格先生?》,并于1961年在法国上映。

      赫鲁晓夫在1964年时看到这个片子,感到大为震惊,因为在苏联,佐尔格的名字早就被人淡忘。在那一年,苏联政府宣布了佐尔格是“苏联英雄”,授予“金星”勋章。

      1965年时,苏联发行了佐尔格纪念邮票。二十年后,莫斯科市有一条街道被命名为佐尔格大街,并设立了佐尔格塑像和纪念碑,用以纪念这位可敬的英雄。

    Power by DedeCms